<code id="0zmeu"><xmp id="0zmeu">
<optgroup id="0zmeu"><xmp id="0zmeu">
  • <dl id="0zmeu"><ins id="0zmeu"></ins></dl>
  • 訂閱

    多平臺閱讀

    微信訂閱

    雜志

    申請紙刊贈閱

    訂閱每日電郵

    移動應用

    商業

    美國食品為什么這么便宜?因為這些人做出了犧牲

    Beth Kowitt, Dan Winters 2019年01月17日

    食品店爆發價格戰爭,但輸家可能是實際種植采摘農作物的人們。認識一下得克薩斯州格蘭德河谷的農民吧,正是他們用點點滴滴的收獲填滿了家家戶戶的食品儲藏室,但他們的收入卻每況愈下。

    ?
    左圖,25歲的荷西收割捆好香菜,最右圖里31歲的比阿特麗斯在格蘭德河谷摘墨西哥辣椒。他們勞作的地點離邊境鐵絲網(中圖)不遠。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
    從某種程度上說,我們的食物很便宜,而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便宜。現在美國人花費在吃上的可支配收入不到10%。大約90年前研究人員第一次跟蹤該數據時,比例接近25%。

    但是,消費者享受的廉價超市價格里其實有隱藏的人力成本。為了解庫存的真實價格,《財富》雜志走訪了格蘭德河谷,也是美國最適宜種植糧食作物的地區之一。上周,特朗普總統訪問該地區為邊境墻辯護,該地區也因此進入聚光燈下。

    身居得克薩斯州最南端,農活大多是計件的,每束切好捆好的香菜葉賣一到兩美分,每桶墨西哥辣椒1.25美元。

    ?
    左圖為收割好的香菜葉。右圖為28歲的安東尼奧,他生命里有一半時間都在地里干農活。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
    對于河谷中的農業生態系統來說,11月底的收成意味著艱難季節結束,痛苦的一年也走到了頭。9月的洪水和早霜導致辣椒收成不佳,當天田里大多數工人都感覺賺不到30美元。

    正如勞動專家描述過的,農業勞動力來自“更貧窮的外國土壤”,這是全球性的現象。在美國,20世紀中葉以來墨西哥一直是農業工人的主要供應國,今天出生于墨西哥的移民也占農業勞動力的絕大多數。

    ?
    左圖,20歲的克勞迪亞在得州南部的格蘭德河谷收割香菜葉(右圖)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
    格蘭德河流域的深秋其實沒什么不同。很多干農活的人說,越過邊境是為了多賺點工錢,收成好的時候一周能賺300美元,然后把200美元寄給留在墨西哥的家人。不少婦女帶著孩子一起,她們說北上是為了躲避幫派暴力。

    采摘者經常用Facebook打聽工作,然后跟鄰居和家人拼車以節省汽油。該地區氣候溫暖,一年里大多數時間都能干農活獲得收入。沒什么農活時,可以做做家庭清潔和修建草坪貼補生計。一些婦女以前曾在餐飲業工作但后來放棄,她們說干農活賺得多一些。有些工人說背部經常會疼,摘西瓜似乎是最不受歡迎的活。所有人都談到,在田里辛勤勞動才能拼命讓孩子多讀點書,長大后不用再干農活。

    ?
    左圖,得州阿拉莫南部拉著一車白菜的拖車。右圖為38歲的提托在地里干活。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    ?
    然而對采摘者來說,許多人認為沒有別的選擇。“我只會干這個活。”35歲的瑪麗亞說,她有四個孩子,最小的3歲,最大的19歲。“沒有別的辦法。”

    數據顯示,采摘者確實能實現愿望,農場工人的子女一般不愿再去農場干活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大多數人不管做什么也不愿再進農場。“只要一有機會,農場工人就會選擇遠離農業。”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農業和資源經濟學教授J·愛德華·泰勒表示,他跟同事們寫道:“在農場工作的移民一般是因為選擇比較有限。”他解釋說,非法勞工在美國時間越長,在農業領域工作的時間越少,在其他經濟領域工作的時間越多。?

    左圖為68歲的吉爾莫,他在得州阿爾莫南部收割白菜(右圖)。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
    農業可能是艱苦不受歡迎的工作,但同時需求量又很大。墨西哥生育率大幅下降,投入資金提升農村教育后,勞動力人口進一步減少。更復雜的是當前美國的政治環境,有關移民和邊境執法的政策未決問題可能進一步減少勞動力儲備。事實上,泰勒和同事們認為,美國農業領域勞動力獲得大量供應的時代已經持續很久,可能即將結束。

    需求增長方面有個證明,即過去幾年農業工資實際上在增加。平均工資約為非農業工作的一半,但增速更快。2014年至2018年期間增長10.4%,而非農業領域類似藍領工作的增長了3.5%。

    ?
    左圖為收割后的白菜地。右圖為21歲的瓦倫蒂娜,她放棄了之前在飯店的工作干農活,說是農活收入高一些。圖片來源:Dan Winters for Fortune Magazine

    然而大多數農民表示,不指望工資能進一步增加。種植者說,去年11月下旬收獲的香菜、墨西哥辣椒和卷心菜將進入沃爾瑪和克羅格零售商的貨架,然而零售商正參與全行業的超市價格戰,食品供應鏈上每個人都承受了壓力。同時,由于極端天氣和低商品成本等因素共同作用,過去五年農民收入下降了大約50%。

    “農民們被購買農產品的人們壓榨得最狠。”泰勒說。“壓力是沿著供應鏈一步步傳過來的。”(財富中文網)

    《財富》雜志只用農場工人的名字,沒有提姓,也沒有提到移民狀況,以保護尚未獲得身份的人們。

    譯者:馮豐

    審校:夏林

    我來點評

      最新文章

    最新文章:

    500強情報中心

    財富專欄

    辽宁11选5开奖